热透新闻

赵晶 《天圣令》读书班十年杂忆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6 02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赵晶 | 《天圣令》读书班十年杂忆

2019.11.22

《天圣令》读书班最后一次合影

2019年11月22日中午11点42分,我走出建国门内大街5号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大门,心中颇不平静。因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(现名为古代史研究所,以下简称“历史所”)《天圣令》读书班刚刚读毕《杂令》唐20-23条,整整十年的研读就此告一段落;而此后的一周,历史所也将整体迁入国家体育场北路1号院中国历史研究院,不但青春、往事皆不可追,以后连这建筑实体的念想都留不下了,着实令人伤感。

2009年9月,我成为本校法律史专业的博士生,继续参加徐世虹老师主持的中国法制史基础史料研读会。大概是11月初的一天,庄小霞学姐在读书班上告诉我,历史所黄正建老师于10月12日创办了《天圣令》读书班,可以报名参加。当时我仅在徐老师的办公室翻过中华书局版的两册《天一阁藏明钞本天圣令校证》,究竟是“天圣令”,还是“大圣令”、“无圣令”,几乎一无所知。于是赶紧用王辉师姐的复印本再印了一套(此套复印本一直用到现在,胶装的书脊已断裂,封面早已不存,内页也粘补多次),并请小霞学姐代向黄老师引荐。

2015年6月18日所摄《天圣令校证》复印本

11月16日(周一)是我第一次参加读书班的日子。小霞学姐此前再三叮咛,黄老师最在意两件事情:一是不能迟到,二是准备的资料里不能有错别字。因是首次参加,不存在准备资料的问题,唯一需要担心的是,读书班从早上8点半开始,我从来也没有去过历史所,不知道从本校研究生院出发需要多少时间。虽然当天一大早就起床了,但到建国门后,我一度跑错了出站口,又误将东门当正门,到了西门后,又像没头苍蝇一般寻觅登记换证处。走进读书班所在的会议室时,已是8点45分左右,心中颇为忐忑。出乎意料的是,黄老师并没有给我个“下马威”,而是和颜悦色地让我做一下简单的介绍,并强调“我们很欢迎做宋代法制史的同学来参加”。这大概是被小霞学姐“误导”的,当时的我与“宋代”和“法制史”都不沾边,完全是一个不知门径的外行。而从那一刻开始,我慢慢进入到《天圣令》的世界。

Power by DedeCms